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7th Apr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有些景物四時都可以看到,有些景物不是四時能看到,只出現在某一個季節,更有些景物,短暫得只在一年中的幾天甚至只有一天裡看到。我們有時千里迢迢去看景物,因為錯過了時機,只能失望而返。如最著名的浙江錢塘江的大潮,黑龍江漠河的白夜,都是異常壯麗的自然奇觀。 但我的家也有一個每年中只能見一次的自然現象,那就是春天解凍時的開江。北方的江河都有這種現象,但我的家鄉位於中國最北的大江-黑龍江上游與中游的分界處,所以開江的時間最晚,開江的景象最壯觀,正如當代詩人艾青筆下的詩: 被從各處彙集攏來的水潮所沖激,/江水氾濫了——/它卷帶著/從山項崩下的雪堆,/和溪流裡衝來的冰塊,/互相拚擊著,飄撞著,/發出碎裂的聲音流蕩著;/那些波濤/喧嚷著,擁擠著,/好像它們/滿懷興奮與喜悅/一邊捶打著朽腐的堤岸,/一邊傾瀉過遼闊的平野,/難於阻攔地前進著,/經過那枯褐的樹林/帶著可怕的洪響,/洶湧到那/閃爍著陽光的遠方去了…… 春天,在中國傳統的記載中,是“立春之節,初五日東風解凍”,而在有些地勢高的地方,就會看到白居易感慨的“人間四月芳菲盡,山寺桃花始盛開”,我的家鄉地勢並不高,但緯度很高,春天也就來得更晚,雖說“春江水暖鴨先知”,但天下的鴨子不會跑到大江大河裡去冒險試水的涼暖,我們這裡總是人類自己去江邊張望春天的進程。 開江是一個漸進的過程,四月中旬行走在凍結的江面上的中俄國際間汽車運輸就停止了,代之以不用軋壓冰面的氣墊船,堅實的冰開始出現裂縫,沿著裂縫,陽光用溫暖的撫摩使堅冰感動而落淚,因落淚而溶解。在嚴寒的日子,極度的酷冷,艱苦的環境使整個江面團結成一塊無縫的整體,如今磨難過去了,環境好起來,團結的冰卻瓦解了,分裂成了無數的個體,每個個體又朝不保夕地縮小。 不知不覺,人們眼中的黑龍江,水面的面積大過了冰面的面積,可以聯結相通,但這不是開江,開江是指整條江的貫通,從上游一直向海中流入的無阻攔通暢。 泊了半年的船,久未被光顧,開始有了出入的人影,機器被發動起來,船員修理各個部位,擦試艙門、窗戶和甲板。黑河碼頭只有輪船,而且不是漁船,所以只有機器轟鳴,卻沒有其他碼頭曬網、織網的繁忙景象。 有航標船、漁政船,有拖輪,有渡船,有駁船,軍用巡邏艇、登陸艇則停泊在軍港之中,現在沒有亮相,開航之後才能抵達,所謂“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”。 也說不準是四月末或五月初的哪一天,江面突然上漲,像龍脊一樣露在外邊伸懶腰的大島變短了,變得沒有頭尾了,滿江儘是白花花的冰排。 之所以取名冰排,就是說冰塊一個挨一個按著順序擁擠而下,挾排山倒海之勢,雄赳赳、氣昂昂排闥直入、排門而出。 冰排大者四、五米長,寬和高都逾尺,小者只是一束冰棍,在冰排空隙,裹挾著木屑。柴油浮了一層,這在我們小時候是沒有的,那時的江水非常乾淨,沒什麼雜質的。小學生們會成群向江邊狂奔,撈起幾根冰柱放在嘴裡,咯崩咯崩吃下去,就像吃的是美味可口的糖果,吃了還不滿足,還會用隨身的手絹兜上滿滿一下子,四角系成扣,帶著跑回學校上課,在桌膛裡趁老師不注意,放在嘴裡吃一塊。現在的冰卻沒有一個人敢吃上一口了,孩子們只是用腳對著巨大冰排的邊緣使勁踹上去,每腳落下去,一角冰排嘩地四散而分,離開母體,變成一柄柄冰冷冷的剔透的利劍。 開江時江面步滿沙沙聲,眼看著水開始流動,冰由上游滾滾而來,黑龍江我方一側有江汊,相對於主航道很窄,擁擠的冰找不到路口出去,亂成一團,流不走,退不回,乃至層層堆積,屋上架屋,兩塊冰排一撞,隆起一個小小的冰山,隨著明媚的陽光照射,冰山逐漸會融化。 有人趁著開江的難得機會,拿出抄羅子網魚,在水中發現魚的影子就抄上一傢伙,從這頭遛到那頭,再往回遛,也就最多只有個把小時,江中的冰排就都被擠到江邊,沒有下傢伙的空隙了。但已經頗有斬獲,十幾條地道的開江魚收入囊中,可以美餐一頓了,開江魚由於一冬沒有吃雜食,味道特別鮮美,是黑龍江沿岸吃魚的最好時光。 聞迅趕來的人站在江堤上望著壯觀的解凍現象,嗅著開江特有的江水味,感受春天的到來。 沉寂了半年之久的江畔喧鬧起來了,東北大秧歌的舞曲響起來了,老年人迫不及待穿著大紅大綠的衣服舞起來了,年輕人挎著胳膊來到沿江公園戀愛起來了,小孩子牽著一個個造型誇張的風箏放起來了。 回看江中,冰排有的上了快車道,順流而下,有的沒擠上下行的列車,到了站台,終止了旅行,冰排像一艘艘幾米長的小船,泊在岸上形狀各異,有三角形的、四方形的、菱形的、梯形的、五邊形的、六邊形的,但不會是圓形的,冰的結晶體斷裂不出鈍角的圓。很多人站到冰排上與大自然的奇觀照相合影,一年之中只有這二、三天有冰排,開江則只有一天。停下的冰排,基本沒有了繼續航行的可能,在此一點點消融,每塊冰下都在淋漓著它們生命的汁液。 在北方,開江意味著一個季節到另一個季節的轉換,面對此時此景,經歷過六、七十年代的人或許會想起毛澤東引用過的列寧的話:“重要的是,堅冰已經打破,航線已經開通,道路已經指明”,堅冰打破就是說漫長的冬天過去了,春天的航線已經開通,生機勃勃的局面就要全面到了。我們想到春天,就會想起田震的歌:“這一次肯定不是一個夢/你讓我有了莫名的衝動/留意著你的每一種表情/別對我無動於衷/我相信你不會把我戲弄/我們不會有不愉快發生/你有一顆沒污染的心靈/我的心要讓你懂/我的每根神經都被你操縱/你讓我完全的失了控/我的心已被你解了凍。” 文章來源:王豐的民國歷史部落格 |Chick Chat | 殷謙的BLOG |Spending Smart | Punctuational |OnlineBlog.com | Photographer Liu |心理咨詢專家陳智雄心部落格 | 陳十 陳嵐深海水妖 |幸福如飲水,冷暖自知 |